×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7旬老人被兒子兒媳聯合毆打致死:磚塊打碎,棍子斷成兩截

近日,在陝西咸陽,一宗兒子聯合妻子毆打父親並致其死亡的案件判決書對外公佈。法院稱該案件實在有違人倫,並且情節惡劣。

據悉,陝西乾縣的這對夫妻因毆打父親一審獲刑後,認為量刑畸重提起上訴。3月3日,咸陽市中院二審宣判:維持原判,駁回上訴。

案件發生

2018年12月4日,乾縣某村72歲的老代死於家中,身上有多處明顯傷痕。老代死亡前兩天,曾與兒子、兒媳發生過衝突。司法鑒定結果顯示,老代系外傷與疾病聯合致死。

案發時,老代72歲,其兒子小代和兒媳邢麗都是51歲,夫妻二人都是當地農民。

公訴機關指控,2018年12月2日17時許,夫妻二人在給父親送水時,兒媳因瑣事辱駡老代,隨後發生肢體衝突。

夫妻二人分別用木棍對老代胳膊、腿部、襠部等部位進行毆打,兒媳還用磚頭砸中老代的頭部,直到老代求饒,二人才罷手離開。

兒子小代供述:下午17時左右,他和妻子邢麗給父親送水。之前是父親給孫女打電話說沒水沒電,他們到之後發現有水有電,妻子就和父親吵了。

小代看到,父親一拳打在了妻子的眼睛上,妻子順手撿了一根木棍打在父親身上,父親拿起枕邊的一塊磚頭砸中了妻子的頭,妻子撿起半塊磚砸中了父親的頭,父親又將磚扔向了妻子,妻子撿起磚頭還擊砸破了父親的頭。

"然後,我爸順手拿他枕的磚頭扔過來,把邢麗頭砸了。邢麗撿了半塊磚扔到我爸額頭上面,頭皮破了,沒太流血。我爸就把磚撿起來再扔到邢秀頭上,她頭被砸破了,還流血了,又把磚撿起來扔到我爸頭頂,我爸頭砸破了,流了一點血。"

小代說,他見妻子的頭被打破了,很生氣,便撿起妻子打斷的半個木棍,打向了父親的腿,邊打邊罵。父親被打的不行了,便說,"我錯了,不應該打你媳婦"。

一番打鬥後,老代的頭頂、額頭均受傷流血,手背和兩腿有淤青。

邢麗承認,她一進門就罵公公是個老流氓,公公用拳頭打了她的眼睛,她非常生氣,就跟公公打了起來。打公公時,那根木棍被打成了兩段。

邢麗說,公公向她認錯了,丈夫便說,我爸都認錯了,我們走吧。

被毆死亡

兩天后,有人看望老代時,發現老代已經死亡。

事後,經咸陽市公安司法中心鑒定:代某甲系外傷與疾病聯合致死。

法院認為,被告人邢麗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被告人代永奇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2019年12月10日,乾縣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一審判決,因夫妻倆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視為自首,法院決定減輕處罰。邢麗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代永奇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二人均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上訴理由是,自己並無傷害故意和犯罪動機,且父親系外傷與疾病聯合致死,認定故意傷害罪於法無據,應定為過失致人死亡罪,一審判決量刑畸重。

二審法院:有違人倫,情節惡劣

二審法院認為,代永奇和邢麗明知其父已經72歲,且患有疾病,仍用木棍、磚塊毆打,導致其父外傷與疾病聯合致死。主觀上傷害其父身體健康的故意明顯,客觀上導致了嚴重後果,因此認為,原判定罪準確,對上訴理由不予採納。

同時,法院對"被害人有過錯在先"、"自己屬於正當防衛"等辯護意見均未予採納。

二審法院審理認為,本案兩上訴人用木棍、磚塊毆打72歲的父親,直至其求饒才停止,有違人倫,情節惡劣,故量刑畸重之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採納。

最終,陝西省咸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