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清朝第一位謚號「文正」之臣,教過康熙和胤礽,卻一天吃3頓豆腐
2023/07/20

熟悉歷史的讀者知道,中國古代文臣名流,燦若星辰,無不如過江之鯽,追求文官謚號極致「文正」者更是不計其數,若有哪位一品大員臨死前得知自己即將被謚「文正」,必當死而無憾。

提到「文正」,曾國藩「曾文正公」便脫口而出,但是,曾國藩雖然被稱為是文官中的「完人」但后世對他的爭議一直未斷。

其實,在清朝278年的歷史里,一共有8位文臣被謚「文正」,這8位大臣中,第一個得此謚號的,便是湯斌。而湯斌和曾國藩不同,他被謚「文正」可謂名副其實。

一、湯「青天」

《清史稿》記載

湯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明末流賊陷睢州,母趙殉節死,事具明史列女傳。父契祖,挈斌避兵浙江衢州。順治二年,奉父還里。

湯斌有一個不堪回首的童年,他的母親是位剛烈女子,因深陷流寇作亂,殉節而死,因此在《明史·列女傳》中留名。湯斌生于明末,國破家亡他都經歷過。

縱觀歷史,許多優秀人物年輕時,總是千磨萬礪。湯斌漸漸長大,親眼見證了李自成大順政權的崛起,吳三桂引清兵入關和明朝的滅亡。

只有貼近底層,目睹百姓疾苦,才有可能產生一顆「為萬民請命」的悲憫之心。湯斌與魏象樞看透了明亡的本質,這才立下為民請命,為百姓做好官這樣的中正志向。

順治九年,時年25歲的湯斌,中進士,正式開始踏入仕途,授從七品國史院檢討。在此期間,湯斌不僅一起陪著順治讀過書,還給三阿哥 玄燁(後來的康熙帝)講過課。在康熙的印象中,湯斌的學問一直是極好的。

據《清史稿》記載,湯斌僅在中進士的第三年,便做了正四品的官員,這個晉升速度令人咂舌。當時,順治以其「品行清端,才猷瞻裕」提拔其做了正四品的陜西潼關道員,足見湯斌之不凡。

道員,即道台,主管一方行政,介于巡撫和知府之間,也算是一方封疆「大吏」,正式上任陜西潼關道員那一天,湯斌便做了一件有趣的事。

按照清朝的官吏,封疆大吏到地方上任,每到一個地方,地方官員是要根據其品秩,親自迎接,再將他八抬大轎請到所在衙台,聆聽訓示的。因此,這也成為不少地方官員,向上司溜須拍馬的絕佳機會。

許多靠貪腐拍馬上位的地方墨吏,往往會搜刮民脂民膏,在長官到了之后,除了基本的官場迎接,還會特意備下珍饈海味為之接風洗塵,再贈之以重禮。

因此,湯斌上任那一天,直接讓仆人買來三匹蹩腳老騾子,一匹自己騎,一匹給仆人,還有一匹,拉了些簡單的衣物便朝陜西顛簸而去。一路上,地方官員一看,都認為他是個路人,莫說接風洗塵,連正眼看他一眼都沒有。等到湯斌與仆人抵達潼關時,與守關的把總陳述了自己的身份,想讓把總帶著他到道員衙台,把總卻笑話他:「我瞅著你們二人,和那三匹瘦驢,也沒啥區別,放到滾水里,也煮不出官味來啊!」

湯斌拿出了上任官印與任命書,這才讓把總大吃一驚。這樣輕車簡從的大官,他還是第一次見,便代為安排地方官員到其衙台述職。許多官員初次見面便知道,這位長官不好對付。

宋仁宗時期,名臣包拯以鐵面無私,不畏強權,一心為民辦案申冤而被冠以「包青天」享譽海內。湯斌在任九年,一直恪盡職守,清廉剛正,同時大力打擊地方貪官污吏,一心為百姓做了不少利在民生的實事,在百姓之間,亦有「湯青天」

之稱,頗受百姓愛戴。

二、幸與不幸

封建社會的官員,最害怕的事情莫過于「丁憂」,一旦家中父母去世,官員需要回鄉守孝三年(其實是27個月 ),在這期間,他的官職要到吏部核銷,等三年守孝期滿,重新到吏部報道,等待安排新職位。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湯斌是極其「不幸」的。因為在康熙三年,湯斌的父親去世了,他丁憂歸家。當時康熙帝年紀尚幼,雖然湯斌曾教過自己,但三年不聞其名,康熙很快便將湯斌忘記了。

等到湯斌丁憂結束,到吏部報道時,吏部一些人聽聞湯斌為官太過清廉,對待同僚太過嚴苛,便沒有給湯斌安排好的崗位。就這樣,湯斌被放任了15年。

說湯斌無意仕途,那是假的。但湯斌性格耿直,他不愿托關系走后門,于是就一直被吏部「冷落」。

當然,從另一方面來說,這段時間對湯斌來說尤為重要。因為,縱觀歷史,凡是被謚「文正」的官員,除了他在政治上有所作為外,在文學、理學上還要有一定的造詣。湯斌恰好趁這些年,在學術與思想開始有了更加長足的進步,開始學習理學,學會了「透過現象看本質」

這一方法論。湯斌尤為推崇明朝王陽明的「知行合一」,并為其日后從政所學經世致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王陽明認為:「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康熙十八年,康熙下令舉行博學鴻儒科考試,為國家選拔出色的人才,湯斌欣然應試,一舉拔得頭籌,康熙看到湯斌的名字,這才想起當年的這位老師,于是,湯斌再被選為翰林院侍講,享五品秩。

此時,康熙已經26歲,且帝王養成,百官咸服。在翰林院供職的湯斌,學識頗受康熙賞識,不僅時常向其垂詢經史學識,還讓他一起負責太子 胤礽的蒙學。

三、豆腐,豆腐,豆腐

湯斌最令人嘖嘖稱道的是兩件事。

第一件是其離開江蘇赴京上任禮部尚書時,江蘇百姓為其罷市三日,在街邊小巷焚香而拜,為其送別祈福,震驚朝野。

第二件事是湯斌素有「湯豆腐」之稱,為官兩袖清風,死的時候只有俸銀八兩,連棺材板都是朋友湊錢為其買的。

那麼,湯斌到任江蘇巡撫時,到底做了哪些大好事,才會讓百姓如此愛戴呢?曾先為一方封疆大吏,再為京官重臣,死時卻僅有2兩俸銀,其背后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清史稿·卷二百六十五》:

江寧巡撫缺,方廷推,上曰:「今以道學名者,言行或相悖。朕聞湯斌從孫奇逢學,有操守,可補江寧巡撫。」

康熙二十三年,湯斌已被任為內閣學士,輔助康熙處理國政,備受信賴。當時,江蘇巡撫位置空了出來,吏部開始遴選推薦合適的官員。

當時,江南一帶民風奢華,百姓不事農桑,官員到任,極易沾染地方萎靡奢華之風,成為貪官墨吏。康熙認為,必須選擇一位品行操守與能力俱是上佳的官員才行,于是選中了湯斌,對內閣說:「 今京官為道學者,或知行不一。朕久聞湯斌師于孫奇逢,德操俱佳,知行合一,或可補江寧巡撫!

等到湯斌準備離京赴任的時候,康熙又賜其鞍馬一、表里十、銀五百。復賜御書三軸,曰: 「今當遠離,展此如對朕也!

意思是對湯斌說,你以后應當時常看著我給你寫的字,用來警醒自己,為民做事。

湯斌初任江寧巡撫時,便遇到了第一個大難題。

上一任江蘇巡撫余國柱,乃是權臣明珠的黨羽,他并不是一個好官,在任期間,只一心想著欺上瞞下,升官發財,對真正事關地方民生的要事,多有敷衍,這讓百姓苦不堪言。

當初淮安、揚州兩個地方鬧水災,實際上所積洪澇,已經無法耕種水稻糧食,然而余國柱卻為了按時足額收繳賦稅,對上粉飾政績,對下抽絲盤剝,仍舊向朝廷上奏「淮安、揚州兩地的田還可以耕種,明年應當照例征收賦稅。」使得百姓怨聲載道,夾道而哭。

湯斌上任后,聽說了此事,第一時間便趕赴淮安、揚州實地考察,發現水位雖已退去,但是泥田還是沒有露出來,讓百姓耕種糧食,隔年上繳賦稅糧食,無異于把人架在火上烤,于是上奏康熙,廢除了此前余國柱的建議。淮安、揚州兩地的百姓聽到賦稅免除的消息,知道這是他們新上任巡撫湯斌的功勞,紛紛對其感恩戴德,很多百姓自發至巡撫衙台,叩謝其恩情。

當時,因為康熙對江蘇百姓民風奢侈,商農本末倒置的刻板映像,因此朝廷對江蘇征收的賦稅是最多的,達到了驚人的六百萬兩白銀。然而,朝廷累加在江蘇百姓身上的田賦、丁銀,數額太大且年限太短,這逼得很多百姓沒有辦法,索性頂著獲罪的罪過,開始放任自流,破罐子破摔。

很多地方官員,也自知無法改變這一現狀,也頂著政績不達標被革職查辦的風險,消極怠工。一時之間,江蘇官員百姓一派頹喪萎靡景象,湯斌又上奏康熙,將田機、丁銀,像往年的漕糧一樣,給出一個合理的數目,分年征收。

朝廷新的賦稅政策一下來,江寧的百姓一片歡呼,大呼湯斌為「湯青天」,許多人更自發為其建了生祠,日日為其焚香祈福,祈禱湯斌身體健康,在江蘇任上久一點兒。

湯斌為民與做官,大抵如此,對自己更是嚴于律己。

堂堂一方封疆大吏,二品江蘇巡撫,卻有「湯豆腐」的稱謂,因為其在任時,十分清廉,對吃穿極不講究,十分樸素。 湯斌的一位門生到他家中作客,發現湯斌家中一貧如洗,一日三餐沒有肉,最好的菜竟然是豆腐。早上吃臭豆腐,中午吃豆腐,晚上還要喝豆腐湯。

湯斌曾多次和身邊人分享吃豆腐心得說:「豆腐是最好的,既有營養,又平價。干了可以燜豆腐,稀了便是豆腐腦,臭了便是豆腐乳,還可以做臭豆腐,實在再好不過。」

當時,許多地方官員都以為自己的長官江蘇巡撫,是一個可以大撈油水的肥差,因此對湯斌的表現,十分狐疑。

一次,湯斌翻閱核對府里的花銷,卻突然看到某月某日府里買了一只雞,可自己卻毫無印象,于是訓斥仆人:「這只雞,到底是誰買的?為什麼沒人告訴我?!」

仆人只得跪著哆哆嗦嗦地說是少爺買的。湯斌聽罷,當即喊來自己的兒子。恰巧地方官員去述職,于是見到湯斌指著其兒子破口大罵:「你以為這里是哪里,是你老家河南睢州麼?你以為這里的一只雞,和你在老家一樣便宜麼?下次要再想吃雞,滾回老家去!男子漢不吃些苦頭,嚼些青菜豆腐菜根子,不學著過苦日子,以后如何安身立命,為民請命?」

這番話一出,不僅讓其跪著的兒子連連認錯,連順帶站著的官員后背也發涼。湯斌的清廉,很快讓江蘇官民深信不疑,受人尊崇。

四、八兩銀子

康熙二十五年,湯斌在江蘇任上,以其清廉為民,使得百姓安居樂業,已經干出了名聲。皇帝準備為太子胤礽選取輔導大臣,于是看中了湯斌,調其回京城任禮部尚書,詹事府詹事,輔導太子治學監國。《清史稿》云:

二十五年,上為太子擇輔導臣,廷臣有舉斌者。

康熙二十六年五月,大旱。按照古代封建迷信認為,只有上行不仁,才會天降懲罰。如因洪澇、大雪等造成災難,都屬于天譴,主君政,皇帝是要反省自身,降下「罪己詔」的。

而類似于地震、大旱、蝗災、糧食欠收等,主臣政,大臣是要第一時間攬下責任,反躬自省的。

因此,當靈台郎董漢臣呈上奏章指責大旱不雨時,言辭極為犀利,瞬間朝野人人自危,紛紛害怕被問責,引起朝政亂象,這讓明珠十分惶恐,擔心惹禍上身,指使大學士王熙上奏說:「董漢臣的言論,是市井小人的思想,應當將他斬立決,則謠言不攻自破,亂像可以得到遏制。」

沒多久,和明珠一伙的余國柱便找到了湯斌,希望其在皇帝面前,痛斥董漢臣的罪過,還說這是明相的意思,湯斌只能表面附和。

果然,沒多久,康熙便找來湯斌,就董漢臣之事,詢問其意見。湯斌卻說:「董漢臣是言官,天行有變,其上奏議論朝政,彈劾官員,正是其本職本分,實在沒有處死的理由啊!對于此事,大臣們都礙于強權而不敢講,只有董漢臣這樣的小官敢講,我們更應該反思啊!」

于是,康熙赦免了董漢臣的罪過,湯斌卻因此得罪了明珠、余國柱集團。

湯斌在江蘇巡撫時,曾張貼布告痛斥地方官員「愛民有心,救民無術」,此事很快被明黨斷章取義,摘抄出來上奏康熙,說這是湯斌在江蘇巡撫任上時,對朝廷不滿,誹謗朝廷,其心當誅,應當嚴懲。

康熙又召見湯斌詢問此事,然而湯斌卻未加辯解,知道得罪了明黨,誹謗便無休無止,只能說是自己在任時有很多錯誤,請皇帝懲罰。

康熙大概知曉了湯斌的處境,只能對湯斌降下懲罰,將之閑置,湯斌開始致仕在家。

一個月后,康熙得到驚天噩耗,湯斌因疾不治而終,享年61歲。

據說湯斌去世時,因其一生清廉,且薪資多用來資助了窮苦百姓和災民,死時可謂是家徒四壁,躺在一張硬板床上。家人要為其舉辦葬禮,找來找去卻只找到八兩銀子。百姓知道后,無不夾道悲呼。

一代大臣,奉獻一生,功勛卓著,死時卻依舊戴罪在身,沒有受到皇帝的撫恤,連棺材板都是時任刑部尚書與內閣大學士的徐乾學買的,當真令人唏噓。

直到雍正年,湯斌入了賢良祠,而乾隆年間,乾隆更是感其德行,追謚其為清朝第一「文正」公,總算是對湯斌的一生蓋棺定論,給出了中肯的評價。

何為「文」?慈惠愛民曰文!

何為「正」?守道不移曰正!

湯斌的「文正」,名副其實否?

桑弘羊:漢武帝的錢袋子,后人辱罵他兩千年,卻仍在抄襲他的思想
2023/07/24
末代皇帝溥儀的身體,是被膽大的宮女掏空的?童年都經歷了什麼?
2023/07/24
太子是皇帝立的,為什麼古代皇帝想換太子,卻都非常困難?
2023/07/24
同治皇帝為何年僅19歲便駕崩了?如此荒唐,能活19歲已算高壽
2023/07/24
古代凌遲之刑有多殘酷?太監劉瑾被割3357刀,最終只剩一副骨架
2023/07/24
秦始皇臨終前發生的3件怪異之事,是確有其事,還是野史杜撰?
2023/07/24
古代「誅九族」是指哪九族?為何犯人不選擇逃跑?
2023/07/24
乾隆的真實模樣,曾被一意大利畫師畫了下來,和想象的不太一樣!
2023/07/24
徐達:兄弟15年,君臣18載,朱元璋的頭號干將,靠大智慧善終
2023/07/24
唐朝豪放女詩人魚玄機,愛過溫庭筠,睡過狀元郎,後來悲情成道姑
2023/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