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黃蕙蘭:民國時尚女王,史上最富名媛,為何贏遍天下,輸了婚姻?
2023/07/06

1893年,印尼「糖王」黃仲涵迎來了自己的第二個女兒黃蕙蘭。準確地說,這是他和原配夫人魏明娘的第二個女兒。除開花天酒地背后的美麗意外,如果加上十幾個妾室為他所生的,他一共有42個孩子,組一個合唱團或幾個足球隊,不在話下。

別人都說豪門千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而黃蕙蘭直接含了一口粉鉆。早年,祖父偷渡到南洋,憑著一身沖勁和膽識,從賣貨郎做到了商行老闆,給子孫們留下了700萬美元的遺產。到了父親黃仲涵這一代,他憑借著過人的經商天賦,打造了印尼最大的糖業帝國,成為20世紀的華僑首富,而母親魏明娘更是爪哇中國城第一美人。

這樣一個家庭,黃蕙蘭注定出生就是公主。雖說父親花心,母親隔三差五就要聽說某某姨娘懷孕的消息,不過父親對眼前這個前世小情人倒是專一。

三歲生日那年,父親送了她一條鑲嵌了八十克拉的巨鉆純金項鏈,鏈子上的鉆石幾乎和小蕙蘭的拳頭一樣大。這種示愛方式,簡單粗暴,羨煞旁人。

等到黃蕙蘭稍大一點,家里為她安排了藝術、外語、禮儀等貴族課程,幾年下來,她還隨母親游歷了歐美各國,習得了6門外語,跳舞、繪畫、社交,全都不在話下,是個頗有天資的美女學霸。

幾年后,母親一看時機成熟,便帶她遠走倫敦。一方面,她對拈花惹草的丈夫心灰意冷;另一方面,她希望女兒早日躋身上流社交圈,以便早擇佳婿。

在倫敦期間,黃蕙蘭憑借著老爸的財力和自己的魅力,很快成了英國皇室的座上賓。她每天穿著不重樣的禮服,開著母親的高端轎車,出入各種高級宴會。這位優雅的東方名媛的名聲很快在無數皇家貴胄的口中流傳,各路名流紛紛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黃蕙蘭都一一理性拒絕了。

就在這個當口,母親收到了遠在巴黎的姐姐寄來的一封信。姐姐在信中說,她已經為小妹物色了一位乘龍快婿。此人正是中國第一外交官顧維鈞。

第一次和顧維鈞見面,安排在法國,見到了人以后,黃蕙蘭很快發現他與自己想象中的外交官形象相去甚遠。而這位顧先生衣著保守,留著老式平頭,不會騎馬跳舞,甚至連車也不會開。這些在黃蕙蘭這里統統成了減分項。

然而,隨著晚宴的進行,她很快發現了顧維鈞的另一面。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僅談吐優雅,而且才氣逼人。值得一提的是,他邀請黃蕙蘭去看歌劇,坐的是使館的車,歌劇演出的包廂是國事專用包廂。

黃蕙蘭來雖說見慣了大場面,不過這種特權待遇還是讓她頗為心動。

兩個人一番交流,顧維鈞還和她聊起了自己訪問白金漢宮,愛麗舍宮的經歷。聽著聽著,黃蕙蘭的眼里迸發出了光芒,她開始渴慕這個自己未曾涉足的世界,而通往這個世界大門的鑰匙就攥在顧維鈞手里。奢華的生活已經讓她疲倦,但是,作為一名外交官的妻子,在國際舞台上展示才藝與優雅,卻是她和母親一直共同的期許。

幾次約會下來,兩人間曾有這樣一段對話。每每提及之前的國事活動,顧維鈞便說自己有妻子陪伴。黃蕙蘭說:「你的妻子已經去世了。」顧維鈞說:「但是2個孩子,需要母親。」「你的意思是說你想要娶我?」顧維鈞:「我希望如此,也盼你愿意。」當時只有19歲的黃蕙蘭還來不及過問愛與不愛,眼前一種無形的魅力促使她點了頭。

1920年10月,黃蕙蘭和顧維鈞正式舉辦婚禮,各國使節齊聚一堂,表示祝賀,酒宴極其奢華,連餐具都是純金打造,婚禮上黃蕙蘭戴的一雙鑲鉆婚紗手套格外惹眼。父親黃仲涵當天沒有出席,但是500萬的巨額嫁妝卻準時準點地送達了。這筆豐厚的嫁妝也為顧維鈞日后的仕途提供了諸多方便。

婚后的一切正如黃蕙蘭的期待,嫁給顧維鈞后,她憑借父親的財力和丈夫的身份,在外交圈里如魚得水,左右逢源,成了顧維鈞的黃金搭檔。顧維鈞在老丈人的財力支持下,很快升任外交總長。

無論是白宮的舞會,女王的晚宴,還是杜魯門的就職儀式,各大國際活動中都有黃蕙蘭的身影,外國的人們稱她是「遠東最美珍珠」。1920-1940年間,黃蕙蘭在眾多明星貴婦中脫穎而出,被評選為中國「最佳著裝」女性。黃蕙蘭也因此成了公認的國際時尚教主。

當年宋慶齡到北平前,在穿衣搭配上還沒有什麼心得。直到有一次,她來到黃蕙蘭的家中,看了她的衣櫥,并向她討教時尚,這才有了優雅、端莊的著裝。摩登女性們對黃蕙蘭的追捧到了什麼程度呢?

有一次,黃蕙蘭來到上海,因為皮膚病發作,不能穿襪子,只好光腿。結果第二天,上海女人們竟紛紛效仿,在大冬天里都把襪子脫掉了,引以為時髦。後來黃蕙蘭的皮膚病好了,又把絲襪穿上回去,那些追隨的人都不知所以然。

還有一次,黃蕙蘭在香港看中了一種古董繡花裙,買來穿到了巴黎晚宴上,驚艷眾人,結果導致這種裙子一度價格飆升,供不應求。把她放到今天,簡直就是妥妥的帶貨女王。因為黃蕙蘭品味一流,氣質優雅,幾乎走到哪兒都是自帶光環,在當時引得各國上流社會的名媛艷羨不已,同時又對她贊不絕口。

當然,黃蕙蘭的自信優雅和底氣離不開金錢的支撐。金錢的加持,讓她在所到之處,都自帶一種鋒芒與霸氣。其實當時,顧維鈞的很多應酬都是妻子黃蕙蘭在掏腰包。黃蕙蘭本人對此倒不介意,她有的是錢,千金難買她快樂。這位外交第一夫人豪氣到什麼程度呢?

有一次,她看到波特蘭廣場上的中國使館破破爛爛,她瞬間覺得這簡直有損國家臉面,于是自掏腰包將其修葺一新。丈夫回國后,她為了造勢,豪擲20萬美金,買下了北京的陳圓圓故居,將其裝修后做公館。顧維鈞想要在東北開農場,她眼都不眨,花了幾十萬大洋,給丈夫買下一塊23000多平的土地。在黃蕙蘭的幫助下,顧維鈞如虎添翼般,一躍成為政壇達人,40歲不到就出任國務總理,走上人生巔峰。簡直就是當代娶得富婆,少奮斗十年的教科書典范。

據說當時曾有人去去問章士釗:「顧維鈞能否組閣成功?」章士釗說:「以顧太太的財力,別說國務總理,就是總統也不難。」由此可見,黃家的確富可敵國。

後來,北洋政府倒閉,顧維鈞遭到通緝,流亡海外,幸好有黃蕙蘭用重禮敲開了宋子文的家門,為顧維鈞在新政府牽線搭橋,顧維鈞才得以繼續自己的外交生涯,并一路高升。

黃蕙蘭對顧維鈞在政治生涯上的支持可以說是任何女人都無法取代的。

在外人看來,交際場上,顧維鈞和黃蕙蘭夫婦無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但是很少有人能看到,黃蕙蘭的大手筆無形中給顧維鈞造成的巨大壓力。顧維鈞曾不止一次地對妻子說:

「我贈送給你我力所能及的首飾,以我現在的地位,你戴的珠寶,一望而知并不是來自于我的。我希望你除了我買給你的飾物外,什麼也不戴。」

但是像黃蕙蘭這樣天之嬌女,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低調。舍棄豪車和珠寶,成為攀援顧維鈞的凌霄花,不可能!

黃蕙蘭依舊我行我素,一身珠光寶氣,在交際圈里鋒芒畢露。漸漸地,顧維鈞覺得她越來越愛出風頭,不知收斂,對她越發冷漠。在一次會議上,顧維鈞演講完畢,主持人邀請黃蕙蘭上台,她向丈夫投以求助的眼神,可顧維鈞連看也沒看她一眼。她只能硬著頭皮發言,滿堂人為她喝彩,而丈夫顧維鈞對此卻嗤之以鼻。

貌合神離之下,這段婚姻岌岌可危。不久之后,顧維鈞與大家閨秀嚴幼韻便傳出了風流韻事,這兩個人甚至還毫不避諱地在公眾場合出雙入對。

作為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千金,黃蕙蘭第一次體會到背叛的滋味。她還試圖做過最后的掙扎,然而顧維鈞已不再正眼看她。

雖然她和顧維鈞從相識到相愛相知,的確存在不少利益需求的考量,她渴望顧維鈞給她的光鮮世界和舞台,而顧維鈞也看重她的背景財力,然而,這種雙贏組合未必不是好的婚姻。這段感情的結束,歸根到底還是這兩個高傲的靈魂太過于相似,以至于沒有人愿意服輸。

1956年,顧維鈞和黃蕙蘭結束了長達36年的婚姻。兩人失婚后,顧維鈞很快和嚴幼韻結婚,過上了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而此時的黃蕙蘭已經青春不再,曾經趨之若鶩的追求者們也沒了蹤影。在拒絕了大陸和台灣的邀請后,黃蕙蘭選擇獨居紐約曼哈頓。

然而,這還僅僅是黃蕙蘭晚年悲劇的開端。因為沒過多久,日本侵占印尼,黃家財產遭到了巨大沖擊,她在巴黎的房產被德國人搶走,北京的豪華公館悉數充公,存放在紐約的連城珠寶被洗劫一空。

所有的繁華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一落幕,命運將曾經贈予她生命的禮物又一一收回。

晚年,她的身邊只有一條狗相伴,守著父親最后留下的50萬美金遺產度日。當所有的一切失去,她晚年的生命中只剩下一生的回憶。

她在自傳里,仍舊放不下顧維鈞,固執地稱他為丈夫,稱自己是他唯一的太太。關于辜負他的丈夫,她沒有指責,仍舊不斷贊美他的才華與能力,對于橫刀奪愛的第三者,她也只字未提。

一個英國的學者問她,中國最冷酷的成語是什麼,她不無凄惻地回答:「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後來,黃蕙蘭拿這句話做了自傳的書名,因為這句話正是她與顧維鈞之間的命運注釋。

1993年12月,在曼哈頓公寓里,一代名媛,黃蕙蘭離世,享年100歲。她這一生,得到又失去,繁華又凄愴,傳奇又遺憾。也許,把生命中所有的極致都經歷一遭,便是最好的結局。

桑弘羊:漢武帝的錢袋子,后人辱罵他兩千年,卻仍在抄襲他的思想
2023/07/24
末代皇帝溥儀的身體,是被膽大的宮女掏空的?童年都經歷了什麼?
2023/07/24
太子是皇帝立的,為什麼古代皇帝想換太子,卻都非常困難?
2023/07/24
同治皇帝為何年僅19歲便駕崩了?如此荒唐,能活19歲已算高壽
2023/07/24
古代凌遲之刑有多殘酷?太監劉瑾被割3357刀,最終只剩一副骨架
2023/07/24
秦始皇臨終前發生的3件怪異之事,是確有其事,還是野史杜撰?
2023/07/24
古代「誅九族」是指哪九族?為何犯人不選擇逃跑?
2023/07/24
乾隆的真實模樣,曾被一意大利畫師畫了下來,和想象的不太一樣!
2023/07/24
徐達:兄弟15年,君臣18載,朱元璋的頭號干將,靠大智慧善終
2023/07/24
唐朝豪放女詩人魚玄機,愛過溫庭筠,睡過狀元郎,後來悲情成道姑
2023/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