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胡友松:不顧非議嫁75歲丈夫;相守3年丈夫去世,她皈依佛門
2023/07/18

1966年7月26日,北京西總布胡同51號,正在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婚禮的主角,是剛剛回國不久、曾任民國代總統的桂系將領李宗仁。

那年的他已是75歲,雖是鬢發如雪,卻因喜慶的熱鬧,整個人容光煥發、精神矍鑠。

而款款走向他的新娘,卻讓賓客們有些議論紛紛:因為那個叫做胡友松的女子,只有27歲,紅妝梳扮雖是溫柔可人、清雅端莊,但大好年華執意嫁給一個暮年將軍,這樣的選擇多少會讓人猜測動機不純。

在浪漫的婚禮交響曲中,27歲的胡友松輕輕挽著75歲的李宗仁,以得體的微笑,回應著如明星般閃耀的閃光燈,也回應著眾賓客們應景的祝福和掌聲。

但隆重的婚禮上,熱鬧的觥籌交錯聲,卻讓胡友松的內心五味雜陳。

因為,她在人群中看到了真摯的祝福,更看到了訕笑和嘲弄。

自決定與李宗仁結婚起,外界的輿論和猜測,也如寒涼雪花般紛紛而來。

只因她是個初出茅廬的小護士,而將要成為她丈夫的李宗仁,則是令人敬仰的名將。

身份地位的懸殊,讓胡友松遭受眾人的指責;在街頭巷尾的議論聲中,她便是那個愛慕虛榮名分、貪戀巨額資產的小人。

婚禮越熱鬧,她的心似乎便越苦。

她曾經想為自己辯駁些什麼,可想來想去,她自己竟也說不清了:在有著無限可能的大好年華,卻選擇嫁給75歲的名將李宗仁,這番驚世駭俗的選擇,究竟是因情所動,還是另有所圖…

【胡友松與李宗仁:相差48歲的因緣,一場利弊抉擇的合作婚姻】

獨自坐在新房里的她,想了很久。

她發現:一直以來,她太想要一個家。

是的,縱然她已經27歲,有了安穩的護士工作,可是從始至終,她卻沒有家。

她叫胡友松,可是她更記得,自己的本名原叫若梅。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所以便隨了母親的姓氏「胡」字。

從懂事起,凡是見過她的人們皆會贊嘆,她的容貌像極了、曾經風靡上海灘的一個明星。

她揚起笑意,連連擺手,用自己的小心思,趕緊將話題岔開。

她從小便知道自己擁有漂亮的容貌,更知道自己的容貌會讓人聯想起十里洋場的上海灘傳奇;可這些事情,她從來不想去提,只因為自己的母親,是那個被稱為「民國影后」的胡蝶。

她愛過自己的母親,可是母親似乎不愛她。

從小到大,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母親從來不講,她也不敢去問。

似乎從記事起,她便生活在頂級酒店的豪華包房;忙于應酬的母親胡蝶,則穿梭于各種酒會之間,并沒有時間去照顧和關愛她。

年幼的時候,她便坐在空曠的酒店里,望著窗外車水馬龍的大街,等待著母親的歸來。

可不知什麼時候,她卻被母親寄養了出去;那個同母親有著多年交情的養母,對她卻并不友好,甚至十分苛責;童年時期的她,若是闖了禍,便會迎來拳打腳踢的懲罰;甚至有一次,養母不知道為何發脾氣,她不敢上前詢問,卻不料被養母抓住,將她的頭狠狠撞向墻壁。

她渴望家,渴望關愛,渴望父親的出現…

盼了一年又一年,可是她、什麼也沒有等到。

為了養活自己,她不得已放棄進修學位的機會,選擇了護士職業。

只因為,這個忙碌的工作,能給自己帶來生活費,也能讓自己有宿舍可住。

天生缺愛的人,便會想要抓出生命中的所有微光;

從童年與母親分別時,她便明白了:這風雨漂泊的一生,她除了自渡,再也無舟可依。

所以,選擇與75歲的李宗仁結婚,是因為她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是因為那棟豪華寬敞的別墅,能夠給自己衣食無憂的生活,更是因為,那個已是暮年的男子,像極了自己幻想中的父親…

對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來說,如果能夠得到個安穩歸宿,那麼縱然這選擇、摻雜了太多利弊的衡量,是不是也會得到命運的寬恕?

是的,她承認:她嫁給李宗仁是有私心的,可李宗仁執意娶她,若說是因為愛,這更是無稽之談。

嫁給他之前,她便知道了他的事情。

1891年出生的李宗仁,與她相見時,已經是75歲;他半生戎馬倥傯,直到1965年才歷經波折回到祖國。

可沒過多久,陪伴他幾十年的妻子便因病離世,留下年過古稀的李宗仁。

縱然他做了幾十年桂系軍閥和政治勢力的首領,但此時早已日月換新天;不忍他整日郁郁寡歡,他最親密的下屬程思遠四處委托,想物色一個合適的人選照顧李宗仁的起居,好淡忘夫人離世的相思之苦。

曾經幫胡蝶改過劇本的張成仁得知此事后,便想起了曾在舞會上遇到過一個護士,眉目間與胡蝶說不出的相似。

這個女子,便是胡友松!

被張成仁選中,也是因為她的職業:

她有醫護能力,可以照顧李宗仁的起居;外表年輕漂亮,符合李宗仁的審美;自己本就是孤兒,并且期望改變現狀…

說來也是有些落寞:她早年經受的這些磨難,竟然成了「具備全心全意陪伴李宗仁」的條件。

為了促成這樁好事,張成仁以給她找工作的名義要了一張照片,并整理了一份她的履歷,讓程思遠交給李宗仁過目。

溫婉恬靜的笑容,澄澈如溪的眼眸;27歲的胡友松就這樣被李宗仁記住。

所以經過下屬的安排,李宗仁與胡友松,才得以見面。

初進豪華寬敞的別墅,胡友松的心便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自己要來到這里做什麼,但卻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命運似乎有了急劇的轉變。

直到見到李宗仁本人,她的心才稍稍平靜下來:

眼前的男子沒有想象的威嚴冷峻,雖然年過古稀,卻依舊維持著軍人的器宇軒昂;談吐間不失儒雅與隨和。

那天,他們聊了很多,像是許久未見的舊友般。

聊著聊著,李宗仁便小心翼翼開口: 我想聘請你擔任我的生活秘書,每個月100元的工資,不知道胡小姐如何考慮?

她聽聞對方的意思,心里便明朗了幾分。

可她終究不是那不上台面的煙花女子,自然沒有那為了榮華富貴獻身的諂媚。

所以她冷聲道:多謝李將軍厚愛,我想要回去考慮。

她給了他台階,以為這樁事便不了了之。

卻沒想到,張成仁單獨找到自己談話;他說:李將軍想要找個相伴之人。

此時的她才知道:李宗仁的妻子回國便因病去世,如此算來,也不過是短短三個月。

所以,他只想找個「生活秘書」,照顧他的起居;而不是一個合法的妻子,一場合法的婚姻。

她氣惱李宗仁的自私,卻沒想到隔了許久再見面,李宗仁滿臉慈祥的賠了不是:

「周總理知道了我們的事情,并且叮囑了我,不應該搞那些資產階級的「秘書」說辭,如果你愿意,我們就名正言順的辦婚禮。」

聽到這話的胡友松,似乎有些錯愕:她沒想到,自己的事情竟然也被上級領導們重視著。

或許是內心渴求的安穩,也或許是感懷于李宗仁的真誠相待,她有些感動。

若再說細點,不管是李家別墅的布置,還是李宗仁的風度、氣質、談吐,都遠遠高于她的日常所見;縱然48歲的差距讓她有些懼怕,可這樣的人生際遇,似乎也是常人求之不得的。

她太累了,太想要一個家,太想要一份接近父愛的關懷…

回想多年的漂泊無依,她終于鼓起勇氣抬了頭,答應了這個暮年將軍的請求。

【與75歲丈夫結婚備受爭議,她崩潰大哭】

但這樣的婚禮,終究是飽受爭議的。

世人皆知二人身份地位的懸殊,頃刻間各種猜忌和質疑鋪天蓋地般席卷而來。

種種推測中,她便成了那個居心叵測的小人。

委屈至極,卻又百口莫辯;讓胡友松陷入深深的無奈與糾結。

特別是想到,自己與李宗仁的結合并非單純的選擇,而是各懷心思,各有考量;婚禮的疲憊和緊張,對前途的茫然和恐懼,讓胡友松崩潰了,年輕的新娘子再也忍不住,在洞房里崩潰大哭。

她看到這個蒼老的陌生人,成為了他的丈夫,看到了這個陌聲的將軍,給了她名利雙收的婚姻,不知怎地,她厭棄自己,也厭棄這場婚姻。

這樣的態度實在無法隱瞞,李宗仁卻沒有生氣,而是答應了妻子的分居要求。

此后的相守,兩人相敬如賓。

75歲的李宗仁包容著胡友松的一切,而這些溫暖和理解,也給了胡友松足夠的時間,卻釋懷心里的坎兒。

面對這個大她幾乎半生的丈夫,她從最開始的不接受,也逐漸萌生出情意。

一天,胡友松肚子疼,李宗仁說吃點南瓜子就能緩解;

胡友松問:需要吃多少?

李宗仁仔細回想了一會兒,才認真道:得四兩。

她泄了氣,肚子疼成這樣,哪有力氣嗑南瓜子,便忍痛去睡了。

卻不曾想:第二天早上,她的床前桌子上,放了一碟嗑好的南瓜子。

她吃驚了,李宗仁則邊準備早餐,邊不好意思笑道:嗑了一夜,才湊夠了。

對自幼缺愛的胡友松來說:李宗仁的這番舉動,是她從來想都不敢想的溫暖。

也是這一刻,讓胡友松下定決心:我要用實際行動告訴世人,我胡友松與李宗仁的結合,絕不是因為虛榮。

「我不管錢,也不愛錢,所有存折、鑰匙都不管,也不繼承財產,我只是照顧李先生的起居。」

隨著這則聲明的啟動,這對相差半生的夫妻,再也不是分房而睡的陌生人,而是開啟了甜蜜的新生活。

有了愛的婚姻,就好像冬日里通了暖氣的房間,每時每刻,每分每秒都是溫馨又舒適的。

胡友松雖然年輕,卻是個極好的妻子:不管是生活安排、身體調養還是工作的助手,她都是令人滿意的。她對李宗仁的照顧,也讓許多人感受到這對老少夫妻的濃濃愛意。

而李宗仁有了胡友松的陪伴,更是煥發了第二春;他將二人的合影沖印了許多張,分別寄給了國內外的親友,每一張都親手寫上:這是我的夫人胡友松!

因為如獲至寶,才迫不及待地炫耀;這是胡友松給李宗仁的美好晚年。

這場相守雖然無關愛情,但卻不乏溫情和浪漫;暮年的李宗仁就這樣,在幸福快樂的婚姻中,度過了最后的三年時光。

到了1969年1月30日,他在北京安詳去世。

兩人的曠世相守,也落下了帷幕。

【放在最后的話】

隨著李宗仁的去世,外界再次把目光移到了胡友松的身上。

人們太想看看:當李宗仁離去后,胡友松將會如何?

她沒有人們想象中的斂財,也沒有世人非議的那般無情。

如她對世人所言般,自李宗仁去世后,她沒有花李宗仁的一分錢,而是搬出了李家,靠微薄的收入養活自己。

到了1996年,她更是把珍藏多年的李宗仁遺物捐給了博物館。

塵緣了卻后,56歲的她在北京廣濟寺皈依佛門,法號妙惠居士,此后再不念紅塵。

只是每當入夜,廣濟寺的蟬鳴悠悠,夏風輕撫升起的裊裊香煙;身著素服的她,總會望向深邃的夜空,眼中盛放了無底的懷念。

2008年11月25日,69歲的胡友松因為直腸癌病逝。

臨終之前,她曾說:「周總理說李宗仁做了兩件大事,一件是台兒莊戰役,一件是從海外回國。我認為,我這一生也做了兩件大事,一件是與李宗仁結婚,一件就是繼承李宗仁遺志。

她到底還是念著他的,但這番心心念念,與其說是相守3年的愛情,不如說是她的溫情和感恩。她給了李宗仁想要的陪伴和照顧,而李宗仁更是給了她渴求的溫暖和安穩。

那些漂泊的歲月,遭受的白眼,無法言訴的艱辛和孤獨,因為那個暮年將軍的出現,統統煙消云散。

有家可歸,有情可暖…

她這一生,曾冷得很,但幸好遇到了他。

——END——

桑弘羊:漢武帝的錢袋子,后人辱罵他兩千年,卻仍在抄襲他的思想
2023/07/24
末代皇帝溥儀的身體,是被膽大的宮女掏空的?童年都經歷了什麼?
2023/07/24
太子是皇帝立的,為什麼古代皇帝想換太子,卻都非常困難?
2023/07/24
同治皇帝為何年僅19歲便駕崩了?如此荒唐,能活19歲已算高壽
2023/07/24
古代凌遲之刑有多殘酷?太監劉瑾被割3357刀,最終只剩一副骨架
2023/07/24
秦始皇臨終前發生的3件怪異之事,是確有其事,還是野史杜撰?
2023/07/24
古代「誅九族」是指哪九族?為何犯人不選擇逃跑?
2023/07/24
乾隆的真實模樣,曾被一意大利畫師畫了下來,和想象的不太一樣!
2023/07/24
徐達:兄弟15年,君臣18載,朱元璋的頭號干將,靠大智慧善終
2023/07/24
唐朝豪放女詩人魚玄機,愛過溫庭筠,睡過狀元郎,後來悲情成道姑
2023/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