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鏡:雖是能臣,卻也狠辣,雍正3次為他護短,乾隆卻全盤否定
2023/07/20

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清朝名臣田文鏡已經去世8年,河南巡撫 雅爾圖上奏朝廷,建議將田文鏡移出河南賢良祠。

乾隆看完奏折,也猶豫了良久,最后決定將雅爾圖的奏請退回。乾隆當時對大家說:

「鄂爾泰、田文鏡、李衛皆皇考所最稱許者,其實文鏡不及衛,衛又不及鄂爾泰,而彼時三人素不相合。雅爾圖見朕以衛祀賢良……今若撤出,是翻前案矣!」

上述這段話,摘自《清史稿·卷二百九十四》,乾隆大概有三層意思:

第一,雍正在位時,鄂爾泰、田文鏡、李衛被稱為「 三大模范督撫」,都是為先帝立過大功的人。

第二,雖然三人都是模范督撫,但在乾隆心中,田文鏡不如李衛,李衛不如鄂爾泰。也就是說,田文鏡是三大督撫中最差的。

第三,雅爾圖的動機乾隆一清二楚,但田文鏡畢竟都是先帝時期的功臣,雖然乾隆也不喜歡田文鏡,但還是要給雍正留一些面子的,所以乾隆的意思是:田文鏡的位置,暫時就不動了。

從乾隆的發言中,可以看出乾隆對田文鏡的態度。

關于田文鏡,素來爭議很大,雍正曾評價他「忠誠體國,公正廉明」

。歷史學家蕭一山卻認為田文鏡「為政苛細,居心忮刻」。田文鏡到底是鐵腕能臣,還是刻薄酷吏?本文筆者帶大家了解田文鏡,希望從這位名臣身上,讀出不一樣的歷史。

一、能臣誕生記

田文鏡,字抑光,隸屬漢軍正藍旗。在雍正的「三大模范督撫」中,田文鏡年齡最大,田文鏡僅比康熙小八歲。早在康熙二十年左右,田文鏡便以納捐的形式,取得「監生」的資格。通俗一點來說,田文鏡能進國子監讀書,不是考進去的,而是花錢買的資格。

康熙二十二年,田文鏡21歲,以監生的身份被任命為福建長樂縣縣丞,他在長樂這個地方一干就是9年。直到康熙三十一年,他才升任山西寧鄉知縣。七品縣令,田文鏡又干了13年。 田文鏡仕途生涯的前20年,都是在底層縣衙度過的,這段經歷成了他一生的財富。雍正年間,田文鏡在河南整頓吏治,對底層的許多潛規則了如指掌,正得益于這段經歷。

康熙四十四年,田文鏡43歲,這一年,他被升任易州知州,平生第一次跨越七品官銜。

第二年,調任吏部員外郎(從五品)。

《清史稿·李衛傳》記載:

入貲為員外郎,補兵部。(出自《清史稿·李衛傳》)

李衛和田文鏡齊名,李衛29歲那年,家中就出錢給他捐了一個員外郎的官職,當年就到兵部上任。也就是說,李衛仕途的起步就是兵部員外郎,而田文鏡苦熬24年,才和李衛平起平坐。同樣是捐官,差別還是很大的。

康熙六十一年,雍正帝登基,此時田文鏡已經61歲。在正史的記載中,雍正登基之前,和田文鏡并沒有任何接觸,作為雍親王的胤禛,甚至可能不認識田文鏡。田文鏡真正得到雍正的賞識,發生在雍正元年。《清史稿·田文鏡傳》記載:

雍正元年,命祭告華岳。是歲山西災,年羹堯入覲,請賑。上諮巡撫德音,德音言無災。及文鏡還,入對,備言山西荒歉狀。上嘉其直言無隱……

雍正元年,田文鏡被禮部派往陜西祭告華山,等田文鏡回京,京城剛好發生了一件大事。當時,川陜總督 年羹堯說山西發生大災,請求朝廷賑災,但山西巡撫 德音為了政績,謊報山西沒有受災。

兩個人各執一詞,雍正不在山西,不知道該信誰的。

這時,雍正問大學士 馬齊該怎樣處理,馬齊告訴雍正,前些天禮部正好派人祭告華山,去華山必經山西。不如看一下禮部派誰去的,把他叫過來一問便知。

就這樣,田文鏡被召到了養心殿,田文鏡第一次單獨在御前奏對,他把山西的災情毫無保留地告訴雍正,并說了很多細節。雍正當時就覺得田文鏡這個人說話直接,很對自己的脾氣。便問田文鏡:「如果朕派你去山西賑災,是否能完成任務?」

田文鏡雖然年過花甲,但寶刀不老,他意識到這是個好機會,便拍著胸脯答應了。他到達山西后,悉心賑濟百姓,并且以雷霆手段將積累下的公務全部清理完畢,還拿下了幾位不作為的官吏。雍正聞之大喜,原來,田文鏡有大才。

《清史稿》云:

自是遂受世宗眷遇。

雍正的三大督撫,李衛的主要政績在浙江,鄂爾泰的政績主要出自云貴,而田文鏡的主要政績,卻不是在山西,而是在河南。

雍正用人不拘一格,他看到田文鏡的才能后,第二年(雍正二年),便下令將田文鏡調任河南擔任布政使,七個月后,任河南巡撫。在河南,田文鏡交出了一份令雍正滿意的政績。

讀清史,不得不感嘆雍正皇帝眼光之犀利,雍正用人,不論出身,不論年齡,只要是他看準的人才,準能放到合適的位置上。李衛、田文鏡、鄂爾泰三人,都不是科甲出身,卻在雍正麾下成了三位「模范」。所以說,田文鏡能夠在眾人中脫穎而出,一方面是因為他有能力,另一方面還是有「伯樂」發現了他。要不然,以田文鏡的年齡,或許再過幾年,就要致仕回鄉了,何來接下來的大作為?

二、不做尋常督撫

在清人筆記《春冰室野乘》中,曾記載一個這樣的趣事:

說田文鏡麾下有一位姓鄔的師爺,此人經常幫田文鏡代寫奏折,很得田文鏡信任。有一日,鄔師爺問田文鏡:「你是想做尋常督撫,還是想做名督撫?」田文鏡說:「那當然想做名督撫。」鄔師爺拿出一份奏折,告訴田文鏡:「你只要把這份奏折原封不動地遞到朝廷,你一定能成為名督撫,但前提是,你現在不能看奏折里寫的是什麼。」

田文鏡平時很信任鄔師爺,便答應了。幾天后,鄔師爺告訴田文鏡,那份奏折是彈劾隆科多的。隆科多可是雍正的舅舅,是總理事務大臣,田文鏡聽完,冷汗直流,但奏折已經遞上去,追悔莫及。

不料,一個月后,隆科多被問罪下獄,田文鏡因為率先彈劾隆科多,成了首功。等隆科多案徹底肅清后,田文鏡被雍正提拔為「河南總督」。

這段記載,出自野史,其中有很多細節,不值得推敲。其實,田文鏡被提拔為「河南總督」,確有其事,但并不是因為他彈劾隆科多,而是雍正從田文鏡身上,看到了孤臣的影子。

且說田文鏡擔任河南巡撫,主政河南,他剛上任,立即開啟鐵腕風格。《清史稿·田文鏡傳》云:

以嚴厲刻深為治,督諸州縣清逋賦,辟荒田,期會促迫。諸州縣稍不中程,譴謫立至。尤惡科目儒緩,小忤意,輒劾罷。

康熙晚年,財政虧空,雍正登基后,立即讓各地填補虧空,田文鏡以鐵腕的手段,強令河南各州縣在限期內將虧空問題解決。有些人不以為意,田文鏡立即板起面孔,以抗旨的名義將這些官員革職罷官。

河南官場一時間哭爹喊娘,那些知州、知縣們趕緊賣房賣地,在限期內將虧空如數彌補。不僅如此,田文鏡還要求各地開辟荒田給老百姓耕種,如果有官吏敢違逆,立即嚴懲。

田文鏡在河南大刀闊斧,許多官員受到懲罰,都說他是酷吏。例如,當時有個叫 黃振國的知州,被田文鏡罷免,他在北京頗有人脈,立即鳴冤造勢。雍正派史貽直到河南調查后,知道田文鏡太過操切,但雍正卻為田文鏡護短,公開表揚田文鏡「公正廉明」。

記住這個叫 黃振國的知州,下文還會提到他,因為他的罷免,曾引起一件大事。

有人說,雍正是一位被活活累死的皇帝。其實,作為雍正的寵臣,田文鏡是一位被活活累死的大臣。

田文鏡為官數載,非常勤政,不貪污、不受賄,身為封疆大吏,卻清貧如洗。

雍正繼位之初,改革弊政,連續推出幾項新政,田文鏡想做出一番政績,于是上書給雍正,史載:

文鏡疏請以河南丁銀均入地糧,紳衿富戶,不分等則,一例輸將。

田文鏡建議將河南的丁銀(人頭稅)一律并入土地之中,不論百姓和官紳,大家一律平等,按地畝納稅。

這就是「攤丁入畝」的雛形,這個政策不僅減輕了無地、少地老百姓的負擔,還保證了朝廷賦稅的征收,對清朝乃至后世,都有極大的影響。

田文鏡為了推行攤丁入畝,可以說下了很大決心,也得罪了河南地主士紳,但田文鏡立志要孤臣,無所畏懼。雍正五年,這一政策在河南全面推行,其后擴展到全國。

在此之前,黃河水患嚴重,田文鏡把巡撫衙門設在黃河岸邊,赤著腳親自指揮民工修河。當時,河南藩庫沒有多余的銀兩來雇用壯丁,田文鏡就讓士紳和百姓一體當差。在封建社會,讀書人一旦考中廩生,是可以免去大部分的賦役的。田文鏡不是科舉出身,認為讀書人不應該坐享其成,要和普通百姓一起當差。

黃河大堤雖然修好了,但田文鏡此舉,卻把河南讀書人全部得罪了。河南讀書人為了抗議田文鏡,曾一度出現過罷考的情況,後來被田文鏡以鐵腕手段平息。

因田文鏡政績突出,雍正任命田文鏡為河南總督。第二年又讓田文鏡擔任河南、山東總督。

在清朝,本來不存在「河南總督」這個職位的,由于距離京城較近,河南、山東、山西三省的軍務歸直隸總督統轄。

但雍正先把河南單獨劃給田文鏡,後來又加上山東,分明是要賦予田文鏡更大的權力。所以,雍正才在圣旨上說:

諭謂此特因人設官,不為定例。

因人設官,是雍正用人的最大特色之一,就如同李衛擅長治盜,雍正任命李衛兼職負責「江南七府五州盜案」一樣。雍正雖然不是完美的皇帝,但他的用人思想,很值得后世學習。

田文鏡得到雍正如此隆寵,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他這輩子跟定雍正了,因為雍正信任他。

三、可怕的「田李互參」

雍正時期,兩江總督尹繼善曾評價雍正的三大模范督撫:

「李衛,臣學其勇,不學其粗;田文鏡,臣學其勤,不學其刻;鄂爾泰,宜學處多,然臣亦不學其愎。」

這段話,把三大督撫的優缺點全部概括出來,可以說非常精準。對于田文鏡,尹繼善說田文鏡的優點是「勤」,而缺點是「刻」。其實,尹繼善并沒有詆毀田文鏡之意,因為田文鏡為官的確刻薄。在雍正朝,曾發生了著名的「田李互參」事件,影響巨大。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上文提到,田文鏡在整頓河南吏治、大刀闊斧改革的時候,曾罷免過一個叫

黃振國的知州,黃振國還因此鳴冤叫屈。其實,田文鏡這一次,不只整治了黃振國一人,《清史稿》云:

疏劾知州黃振國,知縣汪諴、邵言綸、關陳等。

即,和黃振國一起被田文鏡彈劾并罷免的還有三個,分別叫 汪諴、邵言綸、關陳。

田文鏡是監生出身,不巧的是,黃振國他們4個,都是科甲出身。再加上田文鏡推行新政,得罪了河南讀書人,所以在河南,有人說田文鏡故意針對科甲出身的官吏。而正在這時,「讀書人的種子」經過河南,所以就發生了「田李互參」。

所謂「讀書人的種子」,可不是明朝的方孝孺,而是雍正的另一位寵臣李紱[fú]。李紱是康熙四十八年進士,康熙六十年,李紱還做過科舉副主考,在朝堂上,不管是人品還是學識,李紱都非常受讀書人尊重。

同樣是雍正的寵臣,雍正經常拿李紱和田文鏡作比較。之前雍正就曾給李紱說過:

「汝與田文鏡二人,實難辜負朕恩也!」

雍正覺得田文鏡和李紱都是自己的心腹,但在李紱心中,田文鏡乃「監生」出身,他不愿與田文鏡為伍。

雍正四年,李紱奉命從廣西巡撫調任直隸總督。李紱從廣西到北京述職,正好路過開封。田文鏡知道雍正喜歡李紱,現在李紱路過自己的地界,田文鏡怎麼也得盡地主之誼。所以,田文鏡親自到郊外迎接李紱,禮數周到。不料,李紱見到田文鏡后,立即發飆。《清史稿·田文鏡傳》記載得非常簡略:

李紱自廣西巡撫召授直隸總督,道開封,文鏡出迓。紱責文鏡不當有意蹂躪讀書人……

野史《郎潛紀聞初筆》則記載了二人相見的細節,根據記載,二人「相見揖未畢」,李紱就立即質問田文鏡:

「明公身任封疆,有幸蹂躪讀書人,何也?」

也就是說,田文鏡出城以禮相迎,李紱還沒等田文鏡行完禮,就直接痛罵田文鏡蹂躪讀書人。

田文鏡身為封疆大吏,身后肯定跟著不少人,被李紱當場痛罵,面子上肯定過不去,二人不歡而散。

接下來,田文鏡則顯露出自己狠辣、刻薄的一面,他知道,李紱一旦入京,必定要彈劾自己。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先下手為強。田文鏡搶在李紱之前,派人快馬加鞭送給雍正送了一份奏折,《清史稿》云:

文鏡密以聞,并謂紱與振國為同歲生,將為振國報復。

意思是,田文鏡告訴雍正,李紱和黃振國等人是同科,關系密切。李紱表面上說我蹂躪讀書人,其實是在為自己的同科抱不平。

不得不說,田文鏡這一招非常高明,他成功地把李紱的「公心」轉為「私心」。

不出田文鏡所料,李紱回京述職后,立即彈劾田文鏡。說田文鏡故意為難讀書人。可是,他不知道,雍正先入為主,已經信了田文鏡的話,李紱再怎麼說,也沒能入雍正的耳。李紱不服,糾集謝世濟等科舉出身的官員向田文鏡發難,集體彈劾田文鏡。一場轟轟烈烈的「田李互參」開始了。

田文鏡不愧在官場混跡了幾十年,他知道雍正最討厭官員結黨。為了戰勝李紱,田文鏡使出殺手锏,說李紱這是「科舉朋黨」。

其實,雍正并不是不知道田文鏡有問題,但是,他知道田文鏡沒有私心,或者說,比起田文鏡打壓讀書人,雍正更忌憚朋黨。

所以,雍正打算再次袒護田文鏡,《清史稿》也認為雍正有為田文鏡護短之嫌:

(世宗)有意傾文鏡。

最終,李紱也被定了21條罪狀,下獄問罪。在獄中,雍正派人去問李紱:「你可知田文鏡的好?」李紱回答:

「臣雖死,不知田文鏡好處。」

李紱是個硬漢,到這個時候,他所爭的,不是輸贏,而是讀書人的一口氣。雍正最終沒有殺他,而是將他免職,後來李紱專心編書,直到乾隆年間才再次被重用。

「田李互參」是雍正朝的大事件,這件事牽連甚廣,牽連了50多人,由于篇幅關系,筆者只寫了李紱和田文鏡兩個主要人物。

筆者認為,從「田李互參」事件可以看出雍正對田文鏡的態度, 雍正用人,只用其才,至于人格上的小毛病,雍正是可以容忍的,這是管理的藝術。同時,從這件事也可以看出田文鏡的狡猾,他不僅僅是一位能臣干吏,同時,也是一位擅長自保的官場老手。

四、從巔峰跌到低谷

田文鏡敢打敢干,寧愿做孤臣,也要為雍正肝腦涂地的做派,讓雍正非常欣慰,雍正待田文鏡也有特殊的情分。

有一次,田文鏡和同僚楊文乾說,自己還有一個愿望,就是希望能入上三旗。沒想到,不久后雍正突然下旨,將田文鏡從正藍旗抬入正黃旗。不僅如此,雍正在朱批中責怪田文鏡:

咱們君臣之間,本可無話不談,抬旗之事,朕還是聽楊文乾偶然提及才知道。(出自《永憲錄》)

雍正的意思是, 你為我肝腦涂地,我是知道的,你若有啥要求,只要不過分,我立馬給你辦了!

田文鏡在官場上蹉跎半生,年過花甲后遇到雍正這樣的皇帝,他焉能不賣死力?

雍正七年,江蘇發生水災,江蘇巡撫何天培向朝廷求救,雍正立即讓田文鏡調集山東、河南兩省的糧食運往江蘇救災,田文鏡說:「江蘇人吃不慣河南的小米,運過去恐怕達不到救災的效果。」可當時以救災為先,大學士朱軾和張廷玉認為先讓老百姓填飽百姓肚子再說,強令田文鏡運小米到江蘇。結果,正如田文鏡所說,小米運到江蘇后,效果奇差。田文鏡于是非常委屈,向雍正抱怨,雍正動了感情,給田文鏡的奏折上寫了一段「千古名批」:

朕就是這樣的漢子,就是這樣的秉性,就是這樣的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

讀歷史,你會發現雍正皇帝就像一位堅守愛情的古代女子,他堅信愛情之永恒,堅信「你若不負我,我便永不負你」。年羹堯、隆科多,雍正的一個個寵臣,都是先辜負了雍正,雍正才翻臉。反觀田文鏡,他始終忠于雍正,即使偶爾有瑕疵,雍正也認為瑕不掩瑜,不必深究。

雍正九年,山東、河南發生水災,不久后,有人彈劾田文鏡救災不力,說在祥符、封丘等州縣,陸續出現賣兒賣女的情況。

雍正聽聞后,又一次護短,雍正說:

「文鏡年老多病,為屬吏欺誑,不能撫綏安集……」

雍正的意思是說:田文鏡年老多病,所以才會被下面的官吏蒙蔽。

這是雍正第三次為田文鏡護短,田文鏡此時已經70歲,垂垂老矣,雍正為田文鏡護短,只是不想讓他晚節不保而已。

當年底,田文鏡便以年邁多病為由,提出辭官。可雍正卻讓他回京養病,等病愈后再回河南上任。田文鏡回京后,病不見好,再次請求致仕,雍正不忍,便答應他告老還鄉。不久,田文鏡便病死了。

田文鏡之死,讓雍正非常心痛,他下令將田文鏡葬在自己的泰陵(雍正陵寢)附近,謚號「端肅」。後來,又將田文鏡入祀河南賢良祠,讓河南百姓永遠記住這位「模范督撫」。

田文鏡是幸運的,因為他去世的時候,雍正還在世,雍正肯定了田文鏡的功績,給他的人生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可是,田文鏡又是不幸的,因為在他去世三年后,雍正便去世了,而雍正的接班人乾隆,卻很不喜歡田文鏡。

乾隆即位之后,河道總督王士俊在河南修河,勞役過重,百姓怨聲載道。乾隆竟然下旨說:

「河南自田文鏡為督撫,苛刻搜求,屬吏競為剝削,河南民重受其困。即如前年匿災不報,百姓流離,蒙皇考嚴飭,遣官賑恤,始得安全,此中外所共知者。」(出自《清史稿·田文鏡傳》)

乾隆的這段話,是對田文鏡的蓋棺定論,是把河南百姓流離失所,官員搜刮無度的罪名,全部扣在田文鏡頭上,相當于全盤否定了田文鏡。

所以,接下來,便有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河南巡撫雅爾圖望風使舵,要將田文鏡移出賢良祠。乾隆認為,如果把田文鏡移出來,恐怕會傷及雍正的顏面,所以沒有準奏。其實,若不是顧及到雍正,田文鏡早就被移出賢良祠了。

當代歷史學者 錢宗范先生曾評價田文鏡:

雖有苛索嚴刻之弊,但在封建時代,有這樣一個辦事踏實勤勉、不避親貴、嫌怨的大吏,也很可貴的了。

筆者認為:田文鏡在康熙朝碌碌無為,在乾隆朝被全盤否定,卻在雍正朝大展宏圖。 不得不說,田文鏡能遇到雍正,是他一生最大的幸事。與其說是雍正成就了田文鏡,不如說是田文鏡和雍正相互成就。

筆者還認為:田文鏡是一個勤政、清廉的官吏,他為百姓做了不少實事,他留下的部分政策,對后世有深遠的影響。 但同時,從「田李互參」和考生罷考等事件來看,田文鏡也有刻薄、嚴酷甚至怨毒的一面。田文鏡不但有跟雍正「一條路走到黑」的勇氣,也有官場「厚黑」的手段。 但筆者認為,這是那個時代和大環境的局限,不能因此苛責田文鏡。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士報之!田文鏡不是純臣,但卻是能臣!

桑弘羊:漢武帝的錢袋子,后人辱罵他兩千年,卻仍在抄襲他的思想
2023/07/24
末代皇帝溥儀的身體,是被膽大的宮女掏空的?童年都經歷了什麼?
2023/07/24
太子是皇帝立的,為什麼古代皇帝想換太子,卻都非常困難?
2023/07/24
同治皇帝為何年僅19歲便駕崩了?如此荒唐,能活19歲已算高壽
2023/07/24
古代凌遲之刑有多殘酷?太監劉瑾被割3357刀,最終只剩一副骨架
2023/07/24
秦始皇臨終前發生的3件怪異之事,是確有其事,還是野史杜撰?
2023/07/24
古代「誅九族」是指哪九族?為何犯人不選擇逃跑?
2023/07/24
乾隆的真實模樣,曾被一意大利畫師畫了下來,和想象的不太一樣!
2023/07/24
徐達:兄弟15年,君臣18載,朱元璋的頭號干將,靠大智慧善終
2023/07/24
唐朝豪放女詩人魚玄機,愛過溫庭筠,睡過狀元郎,後來悲情成道姑
2023/07/24
她貴為北宋皇后,不堪忍受金國「賜金浴」投湖自盡,年僅26歲
2023/07/24
為何秦始皇會偏愛一位50歲的寡婦?專家在秦始皇陵墓中找到答案
2023/07/24
慈禧為何一定要讓珍妃死,難道僅僅是因為她愛穿男裝?
2023/07/24
在楊家將十二寡婦之中,哪一位的結局最慘?穆桂英萬箭穿心!
2023/07/24
一個無能的朝代:15個皇帝14個沒能耐,但卻是承前啟后的重要朝代
2023/07/24
歷史上真實的唐朝,究竟開放到什麼程度?不僅僅是穿衣開放!
2023/07/24
她是武則天貼身秘書,太平公主的閨蜜,主宰一代詩壇,結局卻很慘
2023/07/24
潘素15歲被賣給妓院,只接待地痞流氓,敢為張伯駒背叛中將
2023/07/24
用砒霜打蟲,以鷹爪入藥:名醫施今墨開出的方子能把人嚇暈!
2023/07/24
民國才女蕭紅:本是富家女,卻因父親重男輕女受盡折磨,流亡一生
2023/07/24